评论banner

杨芸熙:书坛卓荦美少女,画苑重现管仲姬

 

                                          

                                                                    青年书画家:杨芸熙

      

杨芸熙,1989年生于辽宁鞍山,斋号荣熙斋,云雀馆。出身书香世家,幼年便在父亲的启迪熏陶下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凭借几可乱真的赵体,在书法网站帖子创下六位数字的浏览量,引起轰动,被冠以当代“管道昇”之名。高中毕业她未接受常规普通教育,而是选择跟父亲杨恒林学习书画,十八九岁始学书法、国画,临池学书,笔耕不辍,临古功深,足可乱真。2012年赴北京学习,得到著名国画家程大利推荐,考入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山水研究班进修。

 

杨芸熙是从书法开始走上艺术之路的。为了解杨芸熙,我阅读了她的新浪博客。她从20091月开始写博客,至20151月,六年间共发博文248篇。她开博伊始,第一篇博文《我在思考》,谈的就是书法她说“书法不是乱写,书法的法字充分说明了书法之所以叫书法,它循规蹈矩,最后落在一个法字上。它同其它艺术形式一样是遵循一定规律的,是有规律可循的。学书之人都知道,书法由3个要素组成,即笔法、结构和章法。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就有‘书法以用笔为上’的著名论断,钟繇的挖墓寻笔法,王羲之的笔法不外传,都说明笔法在书法中的作用不可忽视。如果把书法当作是一项小区建设工程,好的笔法就相当于工地建设上用的钢筋与混凝土,而结构相当于楼房的基础与筐架,任凭你建筑材料多么优良,没有一个稳定的筐架和基础,你这栋建筑依然会倒塌。一篇书法中独立的字就好比一个建筑群中的一栋栋楼房,那么一栋楼房的好坏并不能用来评断整个建筑群的优劣;只有每一栋房子都稳固,并且布局合理美观,它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工程。由此可见,结构与章法在一幅好的书法作品中至关重要的作用。”小小年纪,于书艺竟有如此形象妙论,可以圈点。

 

她的第二篇博文便是书法实践——临王羲之《兰亭序》。于是,从此一下,临书成为她博客中经常的内容。从王羲之《兰亭序》上溯,她临了钟繇《宣示表》;往下,她临王珣《伯远帖》,杨凝式《韭花帖》,苏东坡 《黄州寒食帖》,临文征明小楷,临董其昌《神仙起居法帖》,临赵孟頫《千字文》《度人经》《汲黯传》《赤壁赋》《高上大洞玉经》《闲居赋》《道德经》《洛神赋》《出师表》《后赤壁赋》、《灵隐大川济禅师塔铭》等等。大师们的经典之作,她临了不止一遍;宋四家,她都一一临过;被称为“楷书四大家”之一的“元人冠冕”赵孟頫,她临得最多,也最地道,以至于人们送她“中国临赵孟頫最好的美女书法家”的美誉。

 

临帖是书法家的必修课,但是原创才是书法家走向成熟的标志。我看到的杨芸熙的第一篇原创书法作品是20101126日的书写的《山中与裴秀才书》。虽不免稚嫩,然已颇有可观。书体为赵体楷书,然与她临摹赵孟頫作品相较,赵孟頫作品结体更开张一些,杨芸熙原创作品结体更内敛一些,透露出女书家的隽秀灵气。之后,杨芸熙的原创作品日多,比如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朱熹的《送郭拱辰序》,杜甫的《丽人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杜牧的《阿房宫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等,我一篇一篇地看下来,到得最后,我仿佛觉得杨芸熙已经化入古人书艺之中,而古人书艺已渗入到杨芸熙的血液之中。书法艺术所弥漫出的书道之美,已使我已分不出哪是古人典雅之什,哪是芸熙独创之篇。我知道,在这期间,杨芸熙收获的并不仅仅是书法艺术的精髓,还有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甘霖。

 

    杨芸熙在学习书法的同时便开始了绘画的临习。她是从临摹清初四王山水开始的,王鉴、王原祁、王翚、王时敏的山水,她一个不少,一一临来。接着是董思翁,李营丘,钱维城,文征明,唐寅。显而易见,她临习四王作品最多,得四王风致最富。这奠定了她当下绘画作品的风格基调。然而,杨芸熙的原创作品则多是人物画。在她的作品中,山水都只是小山水,只是一个背景。在她的博客里,我没有看见她的人物画临摹作品,一上来就是原创,而且面貌不俗。20131219日创作的《琵琶行》,几乎臻于完美。作品采用竖幅形式,主体部分由琵琶女、小船、水面芦苇构成,占据画幅右下角,左上角是云彩月亮和题款,与主体部分相呼应,画面构图平稳,境界开阔。月色朦胧,秋风瑟瑟,意境凄冷,仿佛琵琶乐声随水面的涟漪在流动。

 

    至此,杨芸熙已经俨然是一个成熟的画家。

 

    刚才我们看到,杨芸熙最初临摹的都是山水作品,而她最初原创的却都是人物作品。现在,她呈献给大家的则是山水人物相结合的作品,被论家称为“新古典唯美画风”。我想,杨芸熙作为一个优秀少女画家,她的画风还在形成过程中,我们不必美言捧杀,但“新古典唯美画风”的评价她还是可以承受的。如此论断,良有以也。

 

    我隐隐感觉到,小小年纪的杨芸熙,已经找到了中国绘画的精髓和大道。中国绘画的精髓和大道是什么?是中国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学。这既是道家的观念,也是整个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核心。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人是自然的孩子,人是自然的有机组成部分,人只有尊重、爱惜并且融入生育人类的大自然中,与自然和合相处,才能身心安详,才能获得最完善的人生。杨芸熙仿佛参透这一点,于是她在着力表现这一点。竖幅《观瀑图》采用传统的反S形构图,看上去像是太极图中阴阳鱼之间的那条S形曲线,而游山“观瀑”的两个高士就处在反S形上边那个弯弧里,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中。竖幅的《鹿鸣》图,采取“由”字形构图,重心在下,上部大片空白,渲染出宇宙的空茫。一道横向的河流铺展在画面中,河岸这边一个髫年少女临水鼓琴,河岸对面两只梅花鹿,一只低头觅食,一只扭头回望琴声来处,天然,恬然,令人望而息心。横卷《南台静坐图》描绘一高士在山洞平台静坐的情景。一片席,一卷书,一炉香,古松荫覆,绿草垂壁,乱云飞渡,真一个修行佳处。

 

    如果从画动物的技法上看,作为父亲的杨恒林善于画虎,作为姐姐的杨樱善于画马画狗,而杨芸熙画牛却笔墨卓绝,她的“牧童图”简直是她的“新古典唯美画风”的形象注解。今年,天津杨柳青专门像杨芸熙约稿为她出了一本画牛技法丛书呢!

    花季美女,却初悟天地大道、艺术真谛。以中国笔墨阐释中国思想,她的艺术前景还会不彰吗!

 

    如上所述,杨家三父女,画坛双娇妹,个个是丹青妙手。我把杨恒林与女儿杨樱、杨芸熙比作画坛三剑客,他们各司其长,也偶尔合作。如杨樱和爸爸曾合作《弥勒童子》,芸熙曾多次为父亲的画作题款。我欣喜地看到,杨恒林是一个善良、智慧、不事张扬的好父亲,优秀艺术家。一个成熟、老练的艺术家不需要我祝福什么了。但杨樱、杨芸熙姐妹路子还长,我祝福她们在父亲的引领下,艺术日臻精进,生活天天美好。行笔至此,我应该可以泯笔袖手了。

 

    甲午将尽,羊年即至——咩咩,各位吉祥!

                                         甲午年腊月廿二日收笔于北京丰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