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banner

女书“小将”杨芸熙 童孝镛/撰文

 

                                                            女书“小将”杨芸熙 

                                                                                                                 童孝镛/撰文

 

      如今的中国书坛真可谓风云际会,才人辈出,中国最古老的书法艺术迎来了她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大繁荣时代。
  

      三十年的书法热潮,书坛新人、新秀层出不穷,许多曾经名不见经传的青年书法作者,通过各种大展、大赛和举办个人书展,纷纷为普通百姓们所熟知,甚至有的作者已经成为广大受众和艺术爱好者追随、崇拜的偶像与明星。

  时代总是能造就英才。下文我要评介的一位作者,即是当今书坛众多耀眼“新星”中的一位佼佼者。她的名字叫杨芸熙,一位书画兼修的艺术女孩。


       杨芸熙,89年生人,辽宁鞍山人氏,出自书香门庭。其父杨恒林是当代著名画家,尤擅画虎。所作国画可谓精工鬼斧,雍容大气,在画坛享有盛名。她的姐姐杨樱也是一名优秀的青年画家,专攻宋院体工笔。所作构图精巧,设色清丽,身手超出凡响。一门三位艺术从业者,这在巷陌人家是很少见的一个文化现象。芸熙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的确令人羡慕。值得提一句的是,杨家两位女孩都出落得亭亭玉立,尤其是她们的艺术才华、艺术气质,似乎都是与生俱来的。姐妹俩同时都选择了从艺之路、问道之路,上天注定她们今生要将斯身与斯心托付给伟大的艺术女神。

  芸熙自小即在学校是位书画名人。其在校读书期间便已多次举办过个人书画展,学习之余经常去参加省市和全国举办的书画比赛,并多次获得过大奖。
2004年,年仅13岁的杨芸熙以一件素描作品《裸女》,一举夺得了“国际中日少年儿童美术书法摄影大赛”金奖桂冠。这样的殊荣,对于一名在校读书的中学生来讲,既是鼓舞,更是鞭策。也由此更加坚定了她矢志书画艺术的坚定决心与远大志向。我熟识的当代女性书画家为数不少,她们或半道入行,或源自家学,而如芸熙一样,从小就生活在艺术之家,高中毕业后即追随其父习书作画的女孩并不多见。

      她似乎感知到自己在这方面的先天秉赋,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以书画为职业、与书画相厮守的寂寞之路。芸熙于书画一途,早就立下了远大的志向,小小年纪,足不出户,闭门静修,每天临池不辍。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安静的身心与学习环境,多年来她一直不用手机,尽可能排除一切不必要的干扰。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艺术赤子,令人钦佩。其实,人生能做成的事情、能让自己做选择的机会并不多的,她能够坚定志向,选择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认为她的选择是对的,即把书画艺术当作自己的事业和人生的理想、追求。我想,只要她能够长期坚持读书治学,精勤问艺,踏实做人,我们深信,在不远的将来,芸熙一定会真正迎来她在书画艺术领域的高天阔地。

  其实我与芸熙早先并不相识,准确地讲, 更早的时候我对其书法艺术创作情况不了解,这也许是我之前很少上网的原因。但后来通过对其博客进行的浏览,以及零星地从其姐姐杨樱那里听到的一些关于芸熙的书画学习和生活情况后,我才真正了解并关注起了这位充满才情,并且十分刻苦用功的艺术女生。其实,她在艺术创作上所取得的成绩,早在许多年前就广为网友、书友所熟知,虽然那时候芸熙的作品还很稚嫩。许多网友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对于她的作品多数都是鼓励,也有直面品评的,但对于她来讲,无疑都是一种莫大的精神财富。我曾认真地浏览过她发的临赵孟頫字的一个帖子,从网络人气上看,超出常人想像的火爆,能从一个侧面能反映出芸熙在书法艺术创作上的受众层面。芸熙注重临帖,以古为师,这一点最值得称道。
  从其网络上的大量临古之作来看,应该讲其对赵孟頫的用功程度是最为精勤的。所作形神兼善,几欲乱真,尤其是再观看其视频书写状态时,其行笔之势,起、承、转、合,无不自适,较真实地反映出她平素日课的积累与沉淀。其次是她临的文征明的小楷作品,诚可堪结字精准、笔法精致、意味十足,充分展示了她对传世经典名作、名家所作的深入的解读探求。我曾在“书法江湖”网站内看到她发上去的大量的临习之作。从时间跨度上考良,真可谓一日有一日之进,一件比一件精彩。网友评论不断,好评如潮。虽然网络有时虚无飘渺,甚至不着边际,但通过网络这个平台,也让这位身处北国的小丫头成为了受万千书迷追捧的“明星”。


  应该说芸熙目前书法创作的重点是其楷书,尤其是在小楷艺术创作上已经初现峥嵘气象。观其近期作品,结体宽绰,用笔精致,字格由元明急转魏晋,凸显出高古、清逸的文人卷气。具体在创作中,如其起笔时,偶有急急藏锋之举,忽又迟涩取遒劲健之势;又如其结字,时而左顾右盼,时而又静穆安详,熟主熟次、孰轻孰重,尽在心眼之中;其在墨色的处理上也尽现心机,忽而沉雄如涌泉倾注,忽而清洌又如涓涓溪流,如此交互往还,直似落英满地,缤纷迭现,尽显磊落、内敛与峥嵘的书写气象,直使她的作品呈现出古质、浑穆、清俊、疏阔的艺术风貌,展示出她对书法艺术高标的定位和丰富、多元、自由的艺术审美追求。

  芸熙聪颖过人,艺术感觉良好,真正属于那种心有灵慧,一点即通型的艺术天才,加之其用功程度又超出同辈。因此,芸熙涉足书坛仅仅就四年的光景即登临书艺创作之门,进入到相对稳定、自如的创作情境中。她由宋元起程,继又上溯魏晋,可谓广览博摄,取精用宏,多方汲收古人书艺精华,逐步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书法艺术风貌。但令人费解的是,她至今从未参加过一次全国性书法展览和比赛,也没有入过任何展览。对此,芸熙有她自己的考虑。即在她的心里,也无所谓展览和获奖这些名与利的负累,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可能将来会参加比赛,但即便投了稿也不会太在意得失成败。我真正在意的是我创作中存在的问题是不是已经解决了,我每天的书写是不是有收获,这才是我最为关注的重点所在。如此也好,芸熙却落得了一个清静自在的书写环境。也正是有着这种平和闲适的心态养成,芸熙活得很真实,她能真切地感受到这种环境给她的生活和创作带来的益处。二十二岁,这对于一个书法人来讲,是何等让人羡慕和珍视的青春岁月。这一阶段,正是我们使出浑身解数打入传统的重要时期,是我们洞开书艺玄妙之门的冲刺阶段;更是我们丰满人生羽翼,夯实人生基座,为来日书写灿烂人生华章最最关键的重要时期。对此,芸熙似乎早有准备,我为芸熙能有这样的一种心态而感到欣慰。


  当然,芸熙在书法创作上还存在着诸多的不足,这种不足大约可归结为两个方面。
一是受其年龄的限约。二十来岁无论你怎么刻苦,也不能违背艺术成长规律。如果把书艺之路约限在百步之内,而芸熙目前的状态要算作是百步之三、两步,之后漫长的历练之路,还在遥远的地方等候她去开拓。所以,芸熙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二则是在师承上要有明确指向,创作上要有准确的个人定位。对于芸熙来讲,这些要求似乎有点苛刻。但艺术需要真诚,艺术面前唯有真诚。所以,这里就提几点建议,供芸熙日后的书写生活作一个参考。


     一是要继续扎实走好继承这条路,把已经能够熟练驾驭的重要书家、书体、风格,包括其结字、用笔、用墨之法,充分地运用发挥到自己的实际创作中去,尽早解决从临到创的成功过渡。二是要拓展临习范围(书体),除了写小楷,还可以有计划、有步骤地涉猎汉隶、行书乃至行草书诸书体,丰富书法艺术取法视野,渐渐地蜕变“闺秀之气”,努力将自己的艺术创作向大气、雄阔的审美方向引领。三是在专注传统、继承经典的同时,也要积极去关注当代书法艺术创作与审美风尚,积极地去追踪、参与最前沿的艺术思潮。并长期养成多读书、多实践、多思考的习惯,不断殷实自己的人生胸次和艺术襟怀。四是要敢于放手、放胆写开去。所谓得鱼忘筌,即是由有法之境到无法之境、由有我之境归于无我之境,最终让书写真正贴近于我们的内心,直至自在、自如、自适的逍遥之境。